《毒女神医:冷面将军难伺候》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沈余轩,沈语初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毒女神医:冷面将军难伺候

小说:古代言情-医术

作者:嗜小甜

简介:一介神医沈语初要给人解毒被拒绝了,当晚又被求医的人狠狠的放了一只鸽子。咬牙一跺脚,你们生病的反倒成大爷了! 花楼里一遇,呦!这不是傲娇的洛将军嘛。好家伙,放我鸽子的也是你! 沈语初觉得有趣收下这病人,谁知这么不叫人省心。追着扎针追着喝药,再折腾?再折腾本小姐不治了! 哐叽人一倒,沈语初心累:“我错了我错了,我治还不行吗!” 造孽,这冷面将军真不好伺候!

角色:沈余轩,沈语初

毒女神医:冷面将军难伺候

《毒女神医:冷面将军难伺候》第1章 再见不识免费阅读

明安国,华启三十五年,盛夏。

京郊五十里的官道。

冒着大雨刚穿过小路,策马疾驰奔出浓密的树林,前面突然出现一队士兵正缓慢的行进着。

听到后面有马蹄声传来,士兵们纷纷警戒的拔出佩剑。阵型突变,个个训练有素齐声声的喊道:“来者何人!”

洛瑾城放下手中的茶杯:“都说了这不是在南疆,京郊周围更不会有敌军,你们在军营脑子待傻了?!”

听到马车中传出的训话,士兵们这才纷纷收回佩剑,重新变回行进的队形分为两队护在一辆马车两旁。

沈语初勒住有些不安的马,看着不远处从马车上走下来的男人,黑伞挡在他的头上微微下压,大雨粘着大雾弥漫着看不清容貌。

只知道一袭黑袍身材修长,与一身蓑衣头戴斗笠的沈语初遥遥相望。

微微抬了抬伞檐,洛瑾城开口:“罢了,估计是过往的百姓,咱们行的慢让他们先走。”

“是!”士兵齐声答道。

暴雨都盖不住的齐声众吼,再次惊得沈语初胯下的马躁动不安的悉索着蹄子,也震的回到马车内的洛瑾城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看前面闪出路的侧边,不管看不看得到,沈语初抬手抱拳以示感谢。

策马飞过时,特意往车窗看了一眼。

恰好洛瑾城也掀起帘子。

一双深邃的眼眸正巧瞥过去,像是受到感应一般的,与马上的沈语初撞在一起。

一瞬而过沈语初收回惊艳的视线。

斗笠下的浅墨色眼眸重新凝神看回大雨中不太真切的官道。

马车内的男人面孔有一股刚硬肃杀的气质,英挺剑眉,棱角分明的下颚。

英俊程度让她下意识和自己的老哥做起了比较。

好嘛,平分秋色,不分高下,气质不同没有可比性。但是长得帅呀!不行不行,回去打听打听这是哪个兵家的少爷。

纵着马顶着大雨继续赶路。

倒是车里的洛瑾城,向来古井无波的眼中,带了些诧异的盯着远去的人影。

本以为是附近的山野村夫,没成想斗笠之下藏着一副绝美容颜。

水若凝波的眼眸,无意间透露出的妩媚勾人心魂,扰的洛瑾城心神不宁。

想着这一群在战场上叱咤风云的一个个愣头青,到了京城跟人打起交道还不定得罪多少人洛瑾城就一阵头疼:“传令下去,到了京中不得再像今日这般一惊一乍。遇事都给我把嗓门压下来,违令者给我滚回南疆!”

马车摇晃中,突然一口鲜血翻涌而上。

洛瑾城看着喷出的一口黑血,神情一凝转而面色又恢复如常。

若无其事的将手帕收起,朝外面问道:“那位神医的踪迹有消息了吗。”

车外的部下回答:“回主子,最近的消息是说神医来到了京城,再…再详细的…就没有了。”

洛瑾城失望的敛下眼帘:“罢了,继续找,缩小到京城也没有多大了。”

摇摇晃晃地马车在一路故意放慢速度的情况下,压着关城门的时辰进了京。

回到自己府上稍作安顿,随后就带着一箱子礼物找上了沈府。

“沈兄别来无恙。”洛瑾城看着许久不见的好友问候着。

沈余轩哈哈一笑:“你小子七年没见开始跟我整这些虚的?”

“哈哈哈,余轩,这是生辰礼物,亏得这次能赶上。”回头指了指身后的一个大箱子,洛瑾城的眼神却被廊外一抹月白吸引。

沈余轩笑着让人收下,转头看好兄弟盯着自家那妹妹目不转睛,悄悄在他耳边说道:“看看还认不认得。”

洛瑾城面色一怔,脑中思索一番无果。

还没等他细想就听到沈余轩将人叫了过来:“语初,过来。这是哥哥的好朋友,来打个招呼。”

沈语初就着沈余轩的招手莲步走来。

沈余轩指着洛瑾城对她说介绍道:“这是今日刚回京的洛将军,也是你哥哥我的好兄弟。”

沈语初规规矩矩的屈膝行礼:“洛将军好。”

洛瑾城听后微微躬身回礼。

沈语初怎么也没想到,回来路上遇到的美男子居然和自己老哥是旧识,这是不是近水楼台咳咳,果然近距离仔细打量一番就是不一样。

沈余轩看两人彼此不相识的气氛有些尴尬,加上这些年与洛瑾城只有书信往来,两个无话不说的好兄弟这么多年难得见上一面。顺着把人往里带:“也别站着了,走吧,今个就咱仨。”

话音刚落就见洛瑾城连忙摆手:“抱歉了余轩,今日没办法和你喝酒,皇上在宫中设了我回京的宴席。我这个主人公得去。”

沈余轩理解的点了点头:“行了行了说什么抱歉,知道你是个卖力不讨好的大忙人,回来了兵符还没交就来看我了吧。诶?你怎么…”

还不等沈余轩念叨完,洛瑾城突然又感到一阵气血翻涌,生生压住要吐出的鲜血,面上闪过一丝痛苦。

见他突然面色一僵,虚扶着稳住身形看他眼下瞄向四周,心领神会的屏退左右把人带进了主屋。

这边刚关上门就听到身后洛瑾城一口血喷了出来。

沈余轩慌乱的将人扶到榻上:“瑾城,你这是怎么了!语初,快过来看看。”

沈语初拿过他的手作势要把脉,怎料洛瑾城将手抽回。

握拳挡在嘴前咳了两声,洛瑾城摆了摆手:“老毛病了,无事,我运功压一下就得往宫宴赶了。”

“若不想今晚宫宴上毒发身亡,你最好别乱动让我诊断一下。”沈语初有些生冷的语气加上如珠玉落入泉水的音色,惹得洛瑾城侧目,良久轻声一笑。

本因被拒绝诊治就有些心里不爽的沈语初见他还有心思笑出来,神情一愣打算直接甩袖子走人:长得帅了不起啊你,本小姐可不轻易给人看病,你居然还拒绝了,哼!

倒是一旁的沈余轩连忙打起圆场:“语初你别在意,这小子就这样别跟他计较。瑾城,这回可不是我说你,受伤了还是生病了别硬挺着,今儿碰上她刚好在,医术了得你让她给你看看。”

看在哥哥的面子上才不情愿的重新蹲下。

这回可没那么温柔,扯过洛瑾城的腕子将纤纤细指搭在上面微捻,片刻收回了自己的手。

面色有些异常,像是窘迫又看似局势在握:“这毒,我只能暂时压一下。”说完起身拿来一个小药箱。

洛瑾城微微低头,隐去眼中的失落收回手腕,坐起调息了一下就打算赶去宫宴。

沈语初刚把银针拿出来在手上握了握手感,结果再回头人都出了门,急忙出声喊道:“欸不是,你现在这个情况,半个时辰内肯定还会再发作一次,我说能给你压就是能给你压!你怎么还跑了啊。”

洛瑾城整理了一下袖子,回身有些淡漠的说道:“不用了,多谢沈姑娘。”

沈语初翻了个白眼,无语的放下举着针的手,站在原地运功提气酝酿起情绪,趁着洛瑾城还没走出门喊道:“我针都准备好了不让我扎点什么我还是真是气不过。你给我站住!中了这么狠的毒还这么犟,没见过你这么上赶着求死的!”

                           

原创文章,作者:嗜小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tzxad.com/read/4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