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号棺材铺》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李二狗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七号棺材铺

小说:悬疑

作者:墩儿叔

简介:三叔的诡异遗言让我陷入了一场惊天的阴谋中。突然出现的怀孕女人,夜夜让我做梦的古宅,还有不翼而飞的骨灰盒,这其中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我九死一生周旋在几大势力之间,而他们各怀鬼胎,都隐瞒着不为人知的过往……

角色:李二狗

七号棺材铺

《七号棺材铺》第1章 三叔的遗言免费阅读

夜已深,我站在祠堂里,在祖宗牌位前上了一炷香。

三天前,我送走了世上最后一位亲人,我三叔,祁舍利。

现在,整个祁家,只有我一个活人。

我家世代经营棺材铺,我自小就见过很多诡异的事,但最让我想不通的就是我三叔的死。

其实我三叔在死前,就有很多古怪的行为,但当时我并未摸出头绪。

事情起初是在三个月前,村里吵吵嚷嚷近两年的动迁,终于下发了正式文件,当我三叔接到通知后,就变得神经兮兮的。

开始,我以为是因为祖宅和棺材铺要拆,他难以接受。

后来我发现,并非如此。

我家向来以随缘为生意之道,逝者进门,不论子午,不议贵贱。来,则缘起,渡人往生,入土为安,这是棺材铺近百年来没变过的规矩。

但是我三叔在春节前,就遣散了家里所有的学徒和小工,还破天荒地要求我,把营业时间限制在每月农历的初一到十五,而十六到月底休业调整。

我想不通一个干白事的,要整修些什么。

大年夜一过,他连招呼都不打,就钻进了后堂的木匠房。

要知道,那屋是专门刨棺材板的。

我们祖上有规矩,新年头七天,不给死人做物件,不能让死人压了活人一年的气运。

可他却不明缘由地破坏规矩。

无论我怎么敲门喊他,他都没有一点儿反应,如同中邪一般,独自在里面“吱吱嘎嘎”不停做活。

这一做就是十五天,直到正月十六,我闭店调整时,他才从木匠房里出来。

出来时,整个人如被靠过尸油的干尸,一脸死气。

我想借机进木匠房里看看,但他严防死守,一对涣散的死鱼眼,始终透过卧房的门缝,盯着木匠房的大门口,不许我接近。

其实,在看到他的那一刻,我就清楚他时日不多了,刨根问底也没有什么意义。

自这以后,棺材铺就变成了上半月我独自打理,三叔在木匠房闭关。

下半月,三叔出关,我俩锁紧店门,拉拉家常,做点好吃的,也算是相伴最后一程。

直到进入四月,三叔竟只闭关了三天。

四月初三,亥时将尽,我刚装好门窗上的挡板,准备闭店,就听后堂“哐当”一声,好像什么东西砸进了院子。

我思定两秒,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赶紧锁了店门,往后堂跑。

当我站在台阶上,便见得,月光下,穿着素色寿衣的三叔站在院中,像披着层微光,脸上是几个月来从未有过的容光焕发。

“三叔……”我惊得浑身冰凉。

他转头瞥了我一眼,竟一字未发,步伐僵硬,引着我向木匠房走去。

这是我三个多月来第一次进去,直觉告诉我,里面应该不一般。

刚一进门,我就被满屋缭绕的焚香烟气呛得直咳嗽。

再一抬头,便见得四周墙壁、门窗,贴满了一层层的符箓,在烛光的映衬下,阴森可怖。

我不知道那些符箓经历过什么,竟然没有一张是完整的,明显是曾经镇压过可怕的脏东西。

等我再回头看向三叔,他竟然爬进了棺材。

而那棺材格外诡异,棺面残破不说,还内外艳红,上面布满了如毛细血管般,毫无章法的黑色纹路。

我学艺二十多年,从未见过如此离奇的棺材。

三叔躺在里面我看不清他的脸,但总有一种他在诡笑的感觉。

“三叔,你……你这是干嘛?”

我试探着想要去拉起他,活人怎么能自己躺进棺材里?

但我刚想往前迈步,就发现棺材四周围着八个香炉。

香炉底落了厚厚的香灰,里面都插着三根正在燃烧的香,有的两长一短,有的两短一长,懂行的一看便知,这代表着阴爻和阳爻。

我没有再往前迈步,显然这是三叔给自己摇的卦,看来他早就卜出了命运。

这时,三叔开口说了话,那声音有点怪,我怎么听都与三叔平时不太一样。

“霖子,三叔时间到了,以后祁家就交给你了。”

我早就预见了他要对我说这样的话,可真的听到时,泪水还是忍不住夺眶而出。

“三叔命不硬,能挡的,三叔都给你挡了,剩下的就要靠你自己了。”

我不懂他这话的意思,三叔替我挡了什么?难道他的死还牵扯了别的原因?

可正当我要问的时候,他却摆了摆手。

那只手从黑暗中举起来时,已如枯骨无异,好似在一瞬间,就被抽干了一般。

他阻止我发问,继续说道:“我下面的话,你要好好听,我阳气不多了,只能说一遍。”

我虽然看不见他的脸,但却能感觉到他的阳火在涣散,便不敢怠慢,重重点头。

“明天子时,我必须下葬。给我抬棺的人,就是自我死后,最先走进铺子的八个人,你记住,必须是这八个人!”

“村里很快就要拆迁了,把我葬了以后,你提前离开村子,这里已经没有祁家人容身的地方了。”

听到这话,我有些惊讶,这是什么意思?

祁家百年棺材铺,在村里德高望重,是根基最深的人家,怎么可能没有容身之地?!

“你去市里,”三叔并没有解释,声音也越发虚无,“到了市里,记住两件事。”

“第一,找一个叫李二狗的,跟他租一间铺子。记住,不管他以后想要给你换一间多么好的商铺,你都只租当初这间,千万不要挪动。”

“第二,你挂牌以后,进门的第一笔生意,一定要接!不仅要接,还要把丧事办成喜事。”

“办成喜事?”我不禁狐疑,完全不理解他的意思。

“对,喜事!你新起炉灶,最先撞门的,必定不是小事!你要大操大办,越隆重越好。”

“可……”我疑问很多,一时竟不知先问哪个好。

三叔并未理会我,他带着笑意, 说出了此生最后一句话:“霖儿……诸事随缘,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咱叔侄俩,就此……”

可他最后两个字没来得及说完,声音就消失了。

我想应该是“就此别过”吧……

我瞬间泪如雨下。

其实,我们这类人,是把生离死别看得最通透的人。

我了解三叔,他肯定不会说太多煽情的话。

在我眼里,他如父如兄,他一定希望我活得洒脱。

想到这,我抽了抽鼻子,抑制住悲伤。

当务之急,是三叔出殡的事,想要明天子时下葬,还有很多事要准备。

可就在我转身打算离开的时候,我突然感觉,那口棺材好像在动……

                           

原创文章,作者:墩儿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tzxad.com/read/85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