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锋锐无匹》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之锋锐无匹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倒钩胖子

简介:一个以足球为职业的重生客,如何实现理想,抱得美人归。注:这不是纯粹的足球小说,所以分类为都市,就是避免想看纯体育小说的人进错地方。

角色:

重生之锋锐无匹

《重生之锋锐无匹》第1章 人到中年万事休,射门千万别倒钩免费阅读

一个体育公园的七人制足球场,正有一帮足球爱好者分了两拨,你来我往地酣战不休,黑白相间的皮球上下纷飞,场下还有一帮围观群众加油叫好,好不热闹。

场上踢球的队伍里有一个中年发福的宽身板汉子,边在场上“散步”边跟人吹着牛皮:“老了跑不动了,只能拼意识了,我年轻那会,就这帮小子,连跟我讨教的机会都没有。”

“行了别吹了,跑两步追一下呀你倒是!”队友吭哧吭哧的边回防边吐槽。

“追个屁,我就压在对方拖后中卫这,有球就给我,这才能凭借有限的体力发挥最大作用。”

“你也就嘴有作用。”

“切,懂个屁。”这汉子姓田名锐,资深球迷,少年时倒也真练过段时间足球,也不算完全吹牛。还不光足球,乒乓球、篮球都能打一打,不过足球是练得最久水平最高的一项,参加过最高级别的比赛是代表本市打省级中学生杯赛。本市组建职业队的时候本有机会去试训,但他学习成绩还不错,最后还是上了大学就没继续走体育的路,他队里的替补倒是踢职业去了,为此他没少吹自己没进职业足坛是中国足球的损失。

田锐毕业后疏于锻炼,身体如同打了气似的膨胀开来,现在只能跟公司同事一起混混休闲足球过过球瘾了。

正散着步,本方后卫断下了对方前锋的横传球,随即一个直塞球过半场到了对方后卫身后,边锋紧跑两步控住球,下底传中。

田锐在中锋位置看的真切,传中球质量不太好,顺着大禁区线平飞过来。电光火石间仿佛回到年轻时代,田锐觉得自己能玩个帅的,吸引女同事眼球,只见他腾空而起,身体打平,背对球门迎着来球来了记倒挂金钩。

“噗通!”在大家目瞪口呆的围观中,田锐颈椎着地,一声闷响,随即失去了意识……

悠悠醒转,田锐只觉感受不到躯体的存在。完蛋了!瘫了!

就在万念俱灰之时,脑海中传来一个声音:“身体损害度100%,已无生存可能,你是本年度第888888名死者,触发奖励机制,可以实现一个愿望并重生至二十岁以下随机年龄。”

还可以这样吗?这是真的还是我的幻觉?田锐在不能动弹的状态下琢磨了一会,那就……试试?想着自己的爱好,想想自己的死因……

“我想……”田锐对脑海里的声音许愿:“我想拥有世界上无人能及的足球技术。”

“愿望确认。”系统音响起:“随机时光倒流……十二岁。”

一阵蜂鸣音过后,田锐重新感受到了肢体的存在,心脏在胸腔中无比真实的跳动。睁开眼,坐起来,环顾四周,看到了记忆中儿时那个简单温馨的家。床、写字台、书柜、录音机,墙上贴满了海报,AC米兰全家福、巴西国家队全家福、德国国家队全家福、巴雷西、马特乌斯、荷兰三剑客,唯一的女性是他小时候心中的女神周慧敏。

这一刻他真有些想落泪的感觉,能重活一次真好!

床底下拿脚一勾,一个黑白相间的足球滚了出来,五岁那年,他第一次看到1986年世界杯,父亲看球,他也懵懵懂懂的跟着看,从此就迷上了这项运动。央着父亲买了个小号足球,每天与球为伴,有伙伴就和伙伴踢,没有就对着墙踢也能踢到太阳落山。今天祸害家属楼的白墙,明天祸害一楼住户的玻璃,被老妈揪着耳朵给人道歉。

八十年代末央视开始转播意甲,那会还不是直播,只有录播。每个礼拜天下午,先放个精彩集锦,然后再放场比赛。田锐每周日守着电视看,谁也不许换台。

主持人有三位,张璐老师是足球专业,负责技术分析,那会没互联网,田锐后来才知道他以前是北京队门将。张辉德老师是意大利语专业,经常和意大利那边连线采访什么的就是他的活。再配一个声音永远年轻头脑时常走神的韩侨生老师。那会还没有韩老师语录,田锐恶趣味的想这下自己有机会成为最早搜集韩老师语录的人了。

那时的意甲给中国观众敞开了一扇通往足球殿堂的光辉大门,“小世界杯”的称号绝非浪得虚名,没在意甲踢球就不叫世界级球星。AC米兰、国际米兰、尤文图斯、那不勒斯、荷兰三剑客、德国三驾马车、马拉多纳,都是田锐记忆中最星光熠熠的名字。

抱起球来,田锐准备出门,家离学校很近,马路对面就是。学校条件不错,有一个标准大小的足球场,田锐小时候没事就泡在球场上。

出卧室门,看见老妈正在客厅边看电视边搓着盆里的衣服,这时候的妈是这么年轻这么美,想起后面二三十年一些生活中不如意之事,田锐有些感慨。好在回到了这个时候,一切都还来得及,自己要更懂事一点,少让老妈操心,让她过上轻松自在的好日子。

“小锐又去踢球啊?”老妈随口问一句,她从不干涉田锐踢球,田锐父母都在国防研究院工作,这里的孩子小学中学都上子弟校,没什么升学压力。到了高中考得上大学就考,考不上就读技校,出来就在本单位工作,不愁饭吃,所以对于这种有利于身体健康的爱好老妈向来支持。

田锐从背后抱了抱老妈,眼睛蹭了蹭老妈的衣领子,把眼里的泪蹭掉。

“这孩子!”老妈奇怪的嗔了句。

“走了。”田锐抱着足球出了门。

田锐家离一中很近,就过一条马路,按时间算现在是他刚刚小学毕业的暑假,下一学年就到一中开始上初中。一中是国防研究院子弟校,这里的球场是对外开放的,本院职工、学生想去运动运动都随时去,没人管。

田锐没事就去球场,遇到同龄人就一起踢,没有就自己跑跑步带带球,有时候还有大人组织比赛,他在场边看都能看一天。

                           

原创文章,作者:倒钩胖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tzxad.com/read/88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