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到病娇大佬后指挥官她A翻星际》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捡到病娇大佬后指挥官她A翻星际

小说:现代言情-脑洞

作者:西西桃

简介:魔鬼战神夜隽,是星际联邦的不败神话。直到星系最后一战,战舰出现意外,夜隽返祖到分化初期,变成三岁小奶团。他顶着毛茸茸鹿角,泪汪汪地咬手手:“姐姐,饿饿,饭饭。”战舰指挥官凛歌:“这不rua合适吗?”从此小奶团就成了她的黏人精,每天都在她怀里哭唧唧:“姐姐抱抱举高高。”等到漫长又不可描述的返祖期结束,夜隽恢复成暴戾肃杀的大佬。他把凛歌关进了战舰:“指挥官,我们来聊聊分化那些年的日日夜夜。

角色:

捡到病娇大佬后指挥官她A翻星际

《捡到病娇大佬后指挥官她A翻星际》第1章 这小奶包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免费阅读

“凛歌指挥官,救我,出不去了。”

无数双手在半透明的舱门上抓挠拍打。

“凛歌少将,没有氧气了,好难,受……”

机械警报声响起:

“战舰被风暴推离作战区,30秒后将被黑洞吞噬,指挥系统下线!”

所有声音闯进入耳朵,凛歌痛得发抖,什么也看不见。

快窒息了。

就要,死了吗?

摸索四周,用最后的意识连接备用防御网,输入指令,落下手臂。

战舰外,二十光年处。

爆发的黑洞旋涡正高速摧毁着星体和要塞,疯狂颠簸翻转的战舰,随时会化为尘埃。

“防御网激活,传输回防御体。”

轰——

一切归于平静。

星光撒进战舰,指挥系统重启,整个战舰都沸腾了:

“避开风暴了,没事了!”

“我们活下来了!”

“老大,你还好吗?”

凛歌皱了皱眉,醒来,这是哪……坏了!

她跳起来打开安全舱,拼命向外冲。

夜隽,千万不能有事!

超巨星系和太阳神星最后一战,星系联邦派出最强大的特种部队I,最高指挥官就是魔鬼上将夜隽。

战舰把太阳神星的先遣军团杀得片甲不留,正打扫要塞战场时被卷进了突发的风暴。

差点全军覆没。

按照夜隽的肃杀风格,战舰指挥官的骨灰可以被扬了。

凛歌大步奔跑着:“要死了,要死了!”

冲到主控空间就是一个急刹,深呼吸,顺顺气,强行黑开了舱门:

“报告——额……”

“嘭——”

她见鬼一样关门,拼命揉眼睛:

“完了,完了,一定是缺氧太久,我出现幻觉了!”

埋进舱边的充氧区,吸得快吐了,做好全套心理建设,她再次打开舱门:

“……”

一切都没有变。

没有冷酷战神指挥官。

指挥椅里躺着白色军装,军装上坐着一个圆乎乎白嫩嫩的小奶包。

他的眼睛水汪汪,小脸红扑扑,缩成一只小毛球球,正抱着军帽吧唧吧唧地啃。

一抬头,头上毛茸茸的鹿角晃哒了一下,小尾巴也不安地甩了甩,好奇地看着凛歌:

“咦,好漂酿的姐姐,你素谁呀?”

凛歌:“……”

夜隽呢?

踏马的,遇到危险把儿子丢在这,自己跑了?

这孩子估计也就三岁吧,那么大一个上将也太不要脸了。

可是夜隽没结婚,也没女朋友,刚才进来时除了侍卫官没带别人……

这小奶包是哪儿冒出来的?

还挺可爱。

等等,现在是观赏孩子的时候吗?

椅子里的小奶包动了。

凛歌吓得靠紧墙壁:“你谁?”

小奶包手脚并用跳下来,眨巴着一双漂亮的小鹿眼,吧嗒吧嗒走向她。

“别过来,我叫了啊!”凛歌反手抱住舱门。

小奶包歪着脑袋,对对手指:“姐姐,不要叫哦。”

噗——

凛歌脸朝下,直接摔在地上,鼻子一阵剧痛。

救救我救救我!

此时,外面走廊上响起脚步和议论声:

“这里是夜隽上将的主控舱吗?”

她立马一个鲤鱼打挺,夺门而出,扭曲着身体把门给堵死:“嗨!”

面前站着各编队指挥官:“……额,少将,你怎么了?”

“……我,没事。”

“哦,上将他好吗?”

“……他,也,很好。”

特别好,好的不能再好了!

众人长出了一口气:“那就好,那您……”

凛歌平静地说:“我正在向上将汇报军情,请各位安抚好士兵,稍后再来。”

“好的,指挥官。”

人群走远。

她左右看看,非常好,没人!

“嘭!”

重新进去,把门摔上,还加了一道防御口令,凛歌慢慢靠近软乎乎小奶包:

“小宝贝,告诉姐姐,你是谁呀?”

小奶包扭扭圆圆的小屁股,奶声奶气地说:“窝,窝叫夜隽,今年山(三)睡(岁)啦,姐姐你阔以叫窝隽隽哟。”

额滴亲妈!

她当场就跪下了。

我想这么叫,但是我的命告诉我,不,你不可以。

凛歌:“宝贝,你确定你叫这个名字,而不是你爸爸叫这个名字?”

小奶包很用力地耸耸小鹿角:“哼唧,窝就叫隽隽哦,窝粑粑叫夜深澜。”

凛歌:“oh,my,god!”

小奶包抱住毛茸茸小尾巴啃啃:“god是虾米呀,窝可以吃嘛?”

凛歌:“……吃我,吃我,我不想活了。”

夜深澜确实是夜隽他爸,星际联邦的现任首相,前任联邦军队的上将指挥官。

现在谁特么的能告诉她,她是谁,她在哪,她要怎么面对这个迷幻的世界!

小奶包伸出小爪接住她一颗眼泪:“姐姐为什么哭哭,是认识窝,还是窝粑粑?”

她吸鼻子:“……我都认识。”

“对不起,窝不认识姐姐。”

小奶包羞羞地抱住了小鹿角,小小声地问:“姐姐别生气嗷,你叫什么名字哇?”

凛歌跪着回答:“凛歌,联邦作战基地战舰编队A级少将,服役4年,今年22岁。”

您看我跪的姿势标准吗?

吧唧。

小奶包扑进她怀里,对着她的脸甜甜地亲了一口:“凛歌姐姐,隽隽喜欢你哦,你好漂酿,好香香。”

“……”

这一刻,凛歌的心头没有乱撞的小鹿,只有撞死的羊驼。

她连墓志铭都想好了:

卒于星历54250年4月14日,这个操蛋的星际,我为之战斗过,踏马的再也不想来了!

她满含热泪地问:“你一直在这里?”

“嗯嗯。”

小奶包又偷偷啵啵她:“窝刚才看见好多好美的光,然后姐姐你就来了。”

那应该是战舰外的模拟大气层和风暴产生的碰撞。

现在大家安全了,她危险了。

凛歌抱小奶包到椅子上坐好:“小宝贝,我现在播一段视频,看看刚才发生了什么。”

“好喔。”

小奶包兴奋地举起小手拍拍:“播什么视频哇?屠杀兽族还是火烧虫族母巢?”

凛歌:“……”

三岁的孩子都没法认全星体,夜隽已经准备对星体上的种族下手了?

危险,危险,危险!

指挥舱里很快出现两个机器人:“指挥官,战时录像已恢复。”

全息投影里出现了夜隽的影像。

                           

原创文章,作者:西西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tzxad.com/read/88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