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阴阳先生》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不是阴阳先生

小说:悬疑

作者:啤酒烤串儿

简介:什么?一开局我就巅峰了?妖魔鬼怪都怕我,门内弟子都尊我,你问我是不是修道之人?那我告诉你,我可不是阴阳先生,我叫双魂人。黑白无常叫我乖孙儿,阎王大人夸我是好孩子。我帮他们捉鬼降妖,没事儿还能赚大老板几个零花钱。什么赌王,大亨,黑老大见到我都要客客气气,不然,我放鬼吓唬他们!什么巫术,忍术,大法术在我这儿都是小儿科,你打我一次,我就加倍奉还保证是小人报仇从早到晚!唉!同学,你们宿舍有鬼吗?

角色:

我不是阴阳先生

《我不是阴阳先生》第1章 归家遇独狼,狐狸施救免费阅读

我们家住在一个叫石头村的地方,也被当地人叫做石头棚子,是J省T市周边的一个小村子。

听老人们讲,战争后期敌人为了归堡(pu三声)子,在这个村子口立了两个石头堆由此而得名。

石头村的人大部分都是老一辈从S省那边闯关东过来的,邻里街坊大都沾亲带故,往上论几辈人都能找到点血缘关系或者是同村。

我们村儿,有个老金家,解放前是跑盐帮的,家里条件殷实,因为跟我们家祖辈上有点亲戚,常常接济我们家。

我们的故事就是从金家大爷爷给我们讲的一个故事开始的。

金家老爷子在S省的时候家里条件很差,家里两儿两女,日子过得是有上顿没下顿的。

眼看着自己孩子一天天长大,姑娘们还好,吃的少,再过几年找个人家也就嫁出去了,可这两个儿子随着个头一天天的长大,饭量是翻一翻的长,眼瞅着家里就要揭不开锅了。

那时候村里人拉帮结伙的逃荒,金老爷子跟家里婆娘一商量干脆也收拾收拾带着一家老小来了我们这边。

一家人经过了几次搬家,一路北上,最终到了石头村附近安了家,老爷子一个S省大汉,个子也高身体也壮,一来二去的就和当地山里的土匪结交上了。

要说这伙土匪也是够失败的,上山当了土匪却有原则,贫苦百姓那是坚决不会去抢的。但是这个年代本来这里人就少,更别说能有几户有钱人家了。

金老爷子看这群土匪一个个吃饭都吃不饱就跟他们说:“你们这样也不是个事啊,山下百姓好歹还种个地一年到头能有个嚼谷,你们就指着从这下面官道岭有钱人过路的时候抢点钱财哪里够这么多人吃的,现在这世道,有钱的不多,还不经常从这过,再这么下去弟兄们都得喝西北风。”

金老爷子这句话可说到了大当家的心坎里,忙问解决的办法。老爷子自己本来就是有想法才来找土匪的,被大当家的这么一问就把贩卖私盐的打算说了。

这贩卖私盐可是死罪,可是土匪他不怕呀,饿都快饿死了,拼一下能吃个饱饭还管它什么死罪活罪的。

于是大当家的当场同意,派了一群弟兄拿着钱跟金老爷子出去了。

金老爷子也是个能人,没多久的时间就把贩盐的钱拿了回来,白花花的银子摆在大当家的面前把这群土匪给乐坏了。

从此,金家跟土匪就成立了盐帮,专门贩卖从别处收来的私盐,没几年家里就富裕了起来。

战争爆发,敌人一进T市就四处扫荡有能力抵抗的组织,城里被土匪们抢劫过的大户就把这伙土匪的位置给报上去了,敌人大队人马把整个山寨给扫荡了一遍,除了跟金老爷子出去贩盐的一帮弟兄剩下的人全被杀了。

他们在山寨找了一圈没找到大当家的藏的钱,只发现了很少的两箱子银子也就没有再继续找,一把火点了山寨就收兵了。

大火烧了好几天,等金老爷子他们回来的时候,山寨连个架子都没有了,只留下了几百具烧焦的尸体。

金老爷子和剩下的50多号兄弟含着泪把死去的弟兄们埋了,又把藏起来的钱重新找了个地方藏了起来。

金家收留了这50多号弟兄,自己成立了一个贩盐队,继续着贩卖私盐的营生,一直到战争结束以后。

说的是有一年冬天,老爷子没事儿上山打猎玩,远远的就看见雪地里有一个红呼呼的东西在那微微的动弹。

老爷子小心翼翼靠过去一看,原来是一只红狐狸,这红狐狸满身红色毛发,仿佛如火一般,后背上一道白色绒毛从脖子一直延伸到尾巴上,格外的好看。

狐狸见金老爷子靠近,没有什么害怕的举动,抬起头冲着他哀鸣了几声,眼睛里还流露出了很人性化的哀求神色。

金老爷子这几年走南闯北的,邪性事儿听过见过不少,一见这狐狸颇为有灵性,就动了恻隐之心,上手把夹住狐狸脚的捕猎夹打开救了狐狸,还从自己衣服上撕下一块布给它包扎。

在吃了老爷子喂给它的一个烧鸡腿以后,这狐狸趴在地上如同磕头一般对他点了三下,便一瘸一拐的往树林里面走去。

从那天开始,但凡金老爷子出去跑盐,每次都会事半功倍,就算遇见盘查的也是有惊无险的过来了。老爷子总说这是那只狐狸一直在保护着他们家。

战争后期那几年,金老爷子由于身体情况,早几年就不参与跑盐了,盐帮的大事小情都交给了他的两个儿子。

金家大爷爷,也就是金老爷子的大儿子,人非常强壮,手上还有些功夫,T市周边的私盐生意基本都是他自己单枪匹马的去做,几年里从来没有哪个不长眼的敢劫他。

这一年冬天,连续几天的大风雪让人不敢出门,金家大爷爷为了在年前把私盐的帐结了,自己去城里找那几个欠钱的盐贩子要钱。

盐贩子的饭碗都掌握在金家手里,一见金家大爷亲自来收账自然不敢怠慢,把钱装好送上,还非要留大爷爷吃了饭再走。这冰天雪地的大爷爷本来也没有骑马坐车,一路走来也是又冷又饿的,也就答应了。结果这一喝酒就从中午一直吃到了晚上四五点钟的样子。

大爷爷一见外面天黑了,就嚷嚷着要往回走,大雪封山的,回去的路上时有野兽出没,再晚点容易出问题。

几个盐贩子怕金家大爷半路出事儿,就要留他住一宿,等明天天亮再回去。可是大爷爷惦记家里已经有了身孕的大奶奶,再加上酒劲壮胆,说什么也不住,非要自己走回去。

在接近快要到官道岭的时候酒劲儿上涌的大爷爷有点迷糊,加上一天的大雪把路都盖住了,大爷爷稀里糊涂的就走到了当年那些土匪被烧的地方。

大爷爷趟着雪从以前山寨的地方经过,脚下忽然被东西绊了一下。这也就是喝多了,大爷爷不走了,把手伸进雪里面摸刚才绊了自己的东西。

这一摸入手是冰凉光滑又沉甸甸的,拿起来一看黄澄澄一锭大金元宝。大爷爷用牙咬了一下,确定是纯金的,就又伸手去摸,接二连三的摸出了5锭金元宝。

就在大爷爷打算继续摸的时候,耳边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大哥,别找了,这里不安全,快走!”

这一句话把大爷爷吓了一跳,冷汗从脖梗子到尾巴骨刷的一下就冒出来了,酒瞬间醒了大半。

“谁,是谁说话!”大爷爷这时候也认出了自己在什么地方,这一寨子的土匪都死于非命,怨气极重,就是大白天从这里经过都感觉到冷。

大爷爷从小就听金老爷子讲过这里的事情,自然不敢再去摸什么元宝,赶紧把手里的五个金元宝塞进身上背的褡裢里,急匆匆的往山下走。

好不容易趟到了村路上,大爷爷刚刚停下喘了口气,耳边又响起了那个声音:“大哥快走!别停下!别回头!”

大爷爷妈呀一声,抬屁股就跑,脚踩在厚厚的雪地里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但是这声音它不光是自己踩出的声音,还有另一个杂乱无章的踩雪声音从后面传来。

后面有东西!是鬼?还是野兽!不管是什么,这黑灯瞎火的一旦被后面的东西追上那自己这条小命可就交代了。

大爷爷咬牙加快了速度,可是后面的声音也加快了速度,而且越来越近!

“大哥记住,千万别回头,一会抓他爪子往前拉!千万千万不能回头!”那个声音焦急的在大爷爷耳边响起。

这时候大爷爷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这声音三番五次出现都是提醒他快走,肯定不是害他的,一会有东西过来自己一定不能回头。

跑出去没多远,大爷爷感觉到有人把手拍在了他的肩膀上,随着他往前走,从后面吹来的东北风带来一股很浓的腥臭味儿。

“这是野兽啊!”大爷爷想起刚才那个神秘声音的警告,强忍住不回头,双手快速伸上肩膀抓住拍在自己双肩上的爪子用力往前一拽。

“呜呜呜。。。”后脑勺接触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同时发出了狗的哀鸣声。

“身后是一只狼?”上山打猎的人都知道,独狼是最不能惹的东西,它们往往是某个狼群原来的狼王,不仅攻击性强,而且格外的凶猛,一旦碰到这种东西,一般小命就没了。

“大哥,别撒手,一直往前走!”那个声音说。

“你到底是谁?”大爷爷壮着胆子问。

那个声音没有回答,大爷爷只能听话继续往前走,两只胳膊因为用力拽着狼爪子有点发酸。

拐过前面一个岔路,前面出现了一点点光,好像是个人家,房子里灯还亮着,一个曼妙的身影正在院子里收拾着雪。

大爷爷加快脚步朝着那里走去,他印象里,这个位置原来是没有人家的,这是什么时候搬来的?

顾不了那么多了,身后有狼,如果这里是不干净的东西,自己就是跑也跑不掉,不如就过去看看,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院子里的身影看见大爷爷往这边来,身子颤抖了一下,显然被吓了一跳,大爷爷见此心里放下大半,这应该不是鬼。

“是谁!?”那个身影的声音很好听,应该是个年轻女子。

“大妹子,你别怕,我是过路的,被狼盯上了,现在被我拽住爪子定在后背了,你能不能帮帮我?”大爷爷听见女子问话,觉得声音有些耳熟,但是也没有多想,赶紧快走几步来到院子门外冲着这个女子说。

“妈呀,这么大的狼!大哥你快进来!”女子看见大爷爷身后竖着脑袋下巴被大爷爷的头顶住的野狼吓了一大跳,缓了缓才走过来把院门打开,让大爷爷进来。

“大妹子,你家有没有柴刀,帮我把这畜生砍死!”大爷爷背着狼问这个姑娘。

姑娘穿着一件红色小棉袄,上面还有一些白色的碎花,应得人水灵灵的,她正手指绞在一起不知道怎么办好。

“大。。。大哥,我不敢,我怕砍到你!”姑娘犹豫了一会说。

“大哥我家有个大磨盘,你能用力把它抡上去摔死吗?”

“好,我有力气,磨盘在哪?”大爷爷一想也是,让一个大姑娘拿柴刀砍狼她肯定害怕,闹不好一闭眼睛还会伤到自己,不如自己用力把狼抡到磨盘上,凭自己的力量不把它摔死,也得摔残废。

“磨盘在后院,大哥你跟我过来。。。”女子说着转身带着大爷爷往后院走。

“大哥那就是磨盘,许久没用让大雪盖上了,你等我扫一下。”说着姑娘去房子窗户下面去找笤帚。

“大妹子别扫了,我就这么摔吧!”大爷爷怕再等自己拽不住这只狼,干脆直接走到磨盘前,两只手用力把狼从头抡了过去。

“嘭!!!”一声闷响,狼被这一下子摔了个头破血流,连叫都没叫出来就被摔得口鼻窜血蹬了蹬腿死了。

大爷爷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呼喘着气,半天说不出话来,歇了好一会才又站起来,用手拍了拍身上的雪,对姑娘说:“大妹子谢谢你,要不是你开门让我进来,恐怕我这条命就得被这只狼结果了,那只狼挺大的,你拿绳子来,我把它绑上,免得一会再缓过来伤到你!这狼就留给你们家吃肉吧!”

天色太晚,大爷爷也不想在这里待太久,把狼绑起来留给姑娘就跟她告别回家去了。

                           

原创文章,作者:啤酒烤串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tzxad.com/read/70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