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棺》小说最新章节目录秀儿,黄符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阴阳棺

小说:悬疑

作者:大苏苏

简介:我刚出生,我的母亲就死了。我的父亲自尽离世。我的爷爷也用绞肉机把自己双手绞断。收养我的叔叔也被我克死。因为我是天煞孤星,注定一生孤苦无依,克亲克友。但爷爷神通广大,将我送给鬼王抚养。我成为鬼王养子,长大后,我又亲手把鬼王弄死了…..

角色:秀儿,黄符

阴阳棺

《阴阳棺》第1章 天煞孤星免费阅读

我刚出生,我的母亲就死了。

是我杀的!

也是那一天,我父亲自尽离世。

而我爷爷,用绞肉机生生将自己双手绞断。

这一切,都是因为我。

我们燕家,世代都是风水师,特别是到了我爷爷这一代,更是名声在外。

或许是他老人家泄露天机太多,注定我燕家人丁单薄,我的两位伯伯,全都没有活过十岁。

爷爷心灰意冷,决心封卦,又将所有财产捐赠,终于在六十岁那年有了我爹。

我爹也继承了爷爷衣钵,成为当地一个小有名气的风水先生。

他知道,看相算命,便是窥天机,注定要犯三缺五弊,未免牵连下一代,便多做慈善。

可我的哥哥,也没有活过十岁便溺死在村头的池塘中。

我爹不甘燕家绝后,便趁着爷爷外出访友之际,强行发动西域禁术,逆天求子!

不过数日,我娘的肚子便有了反应。

当我爷爷回来知道这一切之后,恨不得将我爹打死!

但事已至此,他老人家也只能一声长叹,“唉!我儿!你糊涂啊!”

禁术求子,违背天意,必有变数。

事实证明,我爷爷说的对。

不到七个月,我娘便要生了。

那一日,原本风和日丽,但伴随着我娘腹痛的惨叫声,天空瞬间变得乌云密布!

黑风席卷,雷声轰鸣,从那电光闪烁的云层之中,飞下来无数黑影,遮天蔽日,在我家上空盘旋,绵延数里而不绝!

乡亲们纷纷出来观望,全都吓得失声尖叫。

那些黑影,竟是一只只展翅足有一米多长的黑色蝙蝠!!!

每一只都是狰狞恐怖,形如恶魔,扇动着翅膀在空中徘徊,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这一段可怕的异象,持续了足足一个小时。

很快,天空阴云一卷,风雨大作,电闪雷鸣。

那些蝙蝠好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纷纷激动的发出刺耳的嘶鸣之声!

紧跟着,屋内响起一声婴儿啼哭!

我父亲欣喜,走到房里一看,顿时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产床上,立着一颗黑色圆球!

正是那刚出世的婴儿!

婴儿的全身包裹着一层黑色发丝,满满当当,如同一个虫茧!

此刻,我爷爷也跑了进来,一看到这黑色虫茧,不由得神色大变,“发丝化茧,邪煞降世,这孩子,是个魔胎!快!速速去取黑狗血来!”

我爹不敢耽搁,慌忙跑到邻居家买了只小黑狗,取了一碗黑狗血。

回来之后,我爷爷已经布置好法阵。

他在门窗上各贴了九道黄符,房间四角钉下四根桃木钉,中间各以红绳牵引,又在床边放下三个火盆。

黑狗血一来,他急忙沾在手指,在虫茧上画起了符咒!

就在他画符之时,天空中嘶鸣声愈烈,只见那些黑色大蝙蝠像是受到某种召唤一般,发了疯似的俯冲而下,拼命撞击门窗!

屋外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整个房子都在震颤!

那些蝙蝠一个个撞得血肉模糊却仍不罢休,再次腾飞天际,俯冲而下!

这一波波攻势,差点将窗户砸出一个大窟窿!

我爹眼看九道黄符支撑不住,赶紧把桌子板凳柜子全给推了过来挡在前面!

不多久,我爷爷终于把符咒画完,就听到一声脆响,一道白光射出,黑茧开裂,露出里面一个通体发黑的大头巨婴!

我爷爷神色黯然,摇头苦叹,魔胎化茧,阴冲大煞,奇门法阵也只能蜕其壳!

再想起这种种异象,万蝠护主,风云变色,看来这魔胎的来历不简单!

“唉!我儿啊,你千不该万不该去沾染那些邪术啊!”

他面露苦涩,连连叹息,“想我燕青云,一生泄露太多天机,也得罪不少阴煞,自知会有报应,可这报应为何却不应在我的身上,只找我子孙后代的麻烦!”

“罢!罢!罢!老夫已年近九旬,为了让燕家香火延续,也是该做点什么了!”

说完之后,他走到神龛下烧香叩拜,取出了三十年未曾用过的龟壳铜钱。

我爹知道,爷爷这是要重新起卦了!

我爷爷号称窥天神眼,以六爻之术闻名当世。

自十六岁正式起卦至今,应卦三千整,无一落卦。

如今为了孙子,不得不重新起卦。

只不过,封卦再起卦,势必有损真元。

我爹一看到爷爷请出龟壳铜钱,赶紧跪在地上连磕了几个响头,以表感恩。

接着,我爷爷将三枚铜钱合于龟壳之中,摇了三摇,就地一洒,俯身观看,不禁鼻头一酸,落下了泪。

我爹急忙上前搀扶,“父亲,怎么样?”

我爷爷擦了把眼泪,但也不好明说,只道:“此子生位在于木,遇木则生,你速速在院子周围移种四棵百年槐树,以枣木雕刻四百块木牌写上这孩子的生辰八字挂在槐树上,每颗需挂一百木牌,多一块不行,少一块不可。”

“记住,一定要在天黑之前完成!”

说着,咬破手指,以灵血画了一道符,穿上红线,挂在婴儿身上,“我在此辅以六丁六甲阵为其消灾,可暂退黑煞之气,你速去办事,不可耽误。”

我爹点头,急忙从地窖的出口跑出村外叫人帮忙。

当他走后,我爷爷彻底绷不住,哭的跟个泪人似的,似乎是有什么让他悲痛欲绝的事情要发生。

转眼傍晚,天上的蝙蝠也不知道何时已经散了。

四台拖拉机运着四棵老槐树开到了我家院子。

我爹扛着几十个伙计赶出来的四百枣木牌走进堂内。

此时,爷爷已经用绞肉机将自己双手绞断,浑身是血的坐在堂屋中央。

他说,他封卦再起,违背天意,如今心愿已了,从此双手再不沾易道,只望老天垂怜。

我爹哭跪在地,泣不成声。

他这一哭,我爷爷也跟着哭了起来,“儿啊…秀儿她….”

秀儿,是我娘。

我爹急忙跑到房里一看,此时我娘已经没了呼吸。

爷爷说,魔胎吸食母体生息,出生的那一刻,也就是母体气绝之时。

我爹哭的撕心裂肺,觉得是他害死了我娘,又害得爷爷失去双臂,愧疚之下,拿起菜刀就往脖子上一抹,随着我娘一起去了。

此后三年,我都是爷爷带着。

他告诉我,我命途多舛,多灾劫,又是天煞孤星命,注定一生孤苦无依,克亲克友,他迟早有一天也会离我而去,但他已经为我安排好一切,让我快快乐乐的长大。

我那时候太小,并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

直到有一天,村里来了很多人。

他们告诉我,爷爷死了。

我不懂死亡是什么意思,但我看到棺材当中一动不动的爷爷,不论我怎么跟他说话,他都不理我,我也清楚,爷爷永远都不会再理我了。

                           

原创文章,作者:大苏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tzxad.com/read/7032.html